专业IT科技资讯平台,关注科技、手机、电脑、智能硬件、电脑知识!
当前位置:信息发布网 > 文章推广 >

千里传奇女吕布,三姓家奴只为财

导读:

核心提示:近期的传奇游戏市场纷繁复杂,每周都是新闻不断。在传奇游戏这个市场中的人们一时人人自危,究竟谁有授权谁无授权?

千里传奇女吕布,三姓家奴只为财  ——传奇黑衣女喻叶的前世今身

近期的传奇游戏市场纷繁复杂,每周都是新闻不断。在传奇游戏这个市场中的人们一时人人自危,究竟谁有授权谁无授权?究竟哪家授权有效?怎么还跟所谓的跨境DU博又扯上了关系呢,拨开市场竞争的种种弥漫硝烟,我们将向广大的市场从业人员揭开传奇市场最大搅屎棍——所谓的“传奇一姐”“传奇黑衣女”“游戏圈花千骨”“世纪华通长公主”“胡小伟妹妹”喻叶的真面目。

喻叶是何许人也?相信广大传奇游戏圈的从业人员近两年颇有耳闻,在2019年的5.19活动及所谓的宜春产业园开业仪式上出尽风头,一时自封为“传奇一姐”。奇特之处在于,2019年5.19发布会现场,这位“传奇一姐”口口声称娱美德的传奇授权有效,在发布会现场简直是声嘶力竭地宣扬韩国娱美德授权的有效性,同时向所有当时合作伙伴重复分摊发布会成本,生生将游戏公司办成了展会公司。结果短短数月之后。在这位“传奇一姐”陡然调转枪头,转而支持盛趣相关公司授权有效性,这期间即无重大判决,国家亦未发布任何知识产权方面的重大法律法规变动。当然找各路小伙伴重复分摊发布会费用的本色不改。后来用同样的手法在宜春本地耗费合作伙伴众多资源举行了盛大的传奇产业园发布会。并且故技重施地又向合作伙伴索要举办费用。

真相其实是因为世纪华通与喻叶在宜春成立了所谓的国民传奇,传奇创盟。同时两个皮包公司世纪华通分别注入1000万及500万注册资金供喻叶以开展业务的名义驱使。值得一提的是,这两个皮包公司号称拥有传奇的种种授权权利,在与世纪华通合作后所出示的授权书花样繁多,但是无一例有《热血传奇》著作权人娱美德及亚托士直接敲章明示授权,均是七绕八绕的无厘头授权,授权几度取消,合法性及充分性让从业人员难以分辨,同时两个皮包公司明确以书面形式承诺给当地带来40亿的年产值,在当地“深耕”将近两年后,根本没有完成该指标,甚至以平进平出开票的手段糊弄当地政府。同时又成立了一个至今注册资料都没有交齐的国民传奇产业联盟的民间组织,并且喻叶自封为该产业联盟的秘书长,逢人就提该产业联盟的另一理事长为盛趣游戏的董事长王吉,拉虎皮做大旗的能力堪称登峰造极,所谓的传奇产业联盟的加盟企业在宜春当地实际开展业务驻地办公的公司为几乎没有,总当地雇员数不过十几人。规模小得如此可怜的游戏产业园真的是全国罕见。

那么这个喻叶凭什么能欺骗宜春政府如此之深,其实曾经此人为盛大公司员工一员,是原先陈天桥执掌盛大时期的法务及投资负责人张清的商务助理。主要负责的事务就是为张总贴发票打杂,并非像其所宣扬的在该时期,对盛大做出卓越贡献。纵览当时盛大所有投资并购,喻叶均未在其中承担核心主要工作,也并未进入当时盛大核心管理层,实属普通工作人员居然也被拿来做资历吹嘘。真的是干啥啥不行,往自己脸上贴金第一名!

在盛大期间若干年未有建树后,此人通过各种借名头造势后,成立了椰子游戏,当时闹得轰轰烈烈的椰子游戏起诉盛称其被盛大拖欠两亿多款项的真实情况出乎一般人想象,有兴趣的游戏从业人员甚至还能搜到相关的控诉盛大当时相关业务负责人任霆,指责任霆指示工作人员撤除其服务器,抢夺其产品的相关视频,视频中喻叶几度做出眼含热泪的表现实在是可惜了一身演技。其实该产品为原属于酷牛游戏的黄宗曦团队的产品,喻某通过时任CEO张萤峰先是以黄宗曦团队的产品优秀为由,提出了盛大出授权,喻叶提供产品的合作形式。继而喻叶反向操作一波,向酷牛游戏保证自己能获得盛大授权,在这种两头许诺的情况下攒局成功。当时喻叶以为一边授权在手,一边团队在手,自己发财指日可待,向黄宗曦承诺相关金额的担保后将其团队纳入麾下,其实喻叶对研发一窍不通,当时连自己团队后端用的何种计算机语言都不知。在接手团队后无力管辖研发全局,在游戏行业众所周知,当时的发行合作方腾讯对产品要求严格。本着对玩家负责,对市场负责的精神,盛大实在忍无可忍让这样粗制滥造的产品上线,在几番沟通均失败的无奈情况下,盛大当时的相关负责人任霆才做出了撤除服务器等等被迫之举,其实当年盛大上线的《传奇世界》手游与椰子游戏没有半分联系。岂料喻叶在罔顾事实的情况下,大肆举旗造势,营造出一股受尽上市公司打压的可怜形象博取同情。甚至起诉盛大欠款,通过倒果为因的方式向游戏同业人员论证盛大欺凌椰子游戏。实在是滑天下之大稽,此为喻某“三姓家奴”中的第一姓。

在几番与盛大论战无果后,喻叶通过联系上当时与盛大纠纷甚多的娱美德公司,找到了打击盛大(此时起盛大已经改名为盛趣)的有力方向——就是与娱美德站在一起,在《热血传奇》授权的领域与盛趣不断胡搅蛮缠。作为在中国境内《热血传奇》的著作权共同所有人,娱美德与亚托士的授权纷争由来已久。喻叶终于来到了自己熟悉的领域,发挥了自己有理无理闹三分的游戏圈“女吕布”的“战斗特色”,在《热血传奇》的纷争中为娱美德摇旗呐喊,顺便浑水摸鱼,根据相关娱美德公司工作人员反映,喻叶多巧立名目向娱美德索要费用,其毫无贡献的成果都能开口索要费用,甚至新闻稿费都赚取其差价。喻叶中间商赚差价的实在是令人叹为观止!但是当得到来自盛趣游戏利益的同时,喻叶抛弃昔日合作伙伴娱美德的速度却是无比飞快。娱美德迅速地成为喻叶口中,大肆吃喝玩乐挥霍椰子游戏的蛀虫。全然不提自己以种种不存在的成绩和事由苛索娱美德。

此为喻叶“三姓家奴”中的第二姓。

在喻叶与盛趣游戏胡搅蛮缠过程中,经过龚兆伟的介绍,奔赴香港认识了喻叶此后口中的“亲哥哥”胡小伟,喻叶继续发挥其“最强中间商”本色,先通过向胡小违介绍其与娱美德关系如何密切,必定帮助拿下娱美德授权云云,先兜售自己位于江西新立的空壳公司公司江西椰子互娱股份有限公司股份,后向胡小伟借款六千万巨款购买《我叫MT》游戏版权,兜售股份当时椰子互娱甚至除了注册地址连个具体办公室都没有。更是不断地向外界炫耀胡小伟是其“哥哥”,亦如喻叶如今不断宣称自己为世纪华通“长公主”,“哥哥”在国内的产业自己雄踞第一管理权,龚兆伟屈居其后。在2019年底,喻叶四处宣扬自己替盛趣完成了3亿的交易,将盛趣所属传奇端游的权利独家授权出售于自己的“哥哥”。岂料形势急转直下,在争抢传奇产业版图的过程中,喻叶失去了“哥哥”的支持。转而通过种种手段报复昔日所谓的“哥哥”进行报复。按喻叶如今宣传的种种,假设胡小伟确实为违法人员,其用花式理由向胡小伟索要的巨额款项岂不是赃款?喻叶为了正义向国家有关机构送达了这些款项吗?喻叶真的是为了维护正义做出各种攻击江西传奇至尊,攻击胡小伟的举动吗?其真实目的一是为了守住自己辛辛苦苦做关系掮客索要的金钱,二是借国家政策之东风蚕食传奇市场份额。其中最诡吊的是,这位在传奇游戏圈混迹多年未有一款产品面世的人居然自称“传奇一姐”,也实在是令人贻笑大方。

在“哥哥”支持下的喻叶即为“三姓家奴”的第三姓。

更让人咋舌称奇的是喻叶在兜兜转转后,三年三变,居然再度与盛趣携手。更是创下了中国司法史上的奇迹,做出了针对著作权人的禁令。该禁令创中国游戏相关司法之先河,开游戏相关知识产权之创举。纵览全国游戏圈种种知识产权案例,从未将在不具有有管辖权的情况下,将软件著作权相关证书上实打实署名的著作权人授权权利封禁的先例。好在我国的司法体系完备,执法者秉公行事,根据江西省高级人民法院(2020)赣民辖终100号文指出首先指出:“本案案情疑难复杂,宜春市中级人民法院在本案诉前行为保全阶段存在严重错误,与全国其他法院诸多先判决相悖,”(此处为原文引用)。

可笑的是,突然关心国家严查DU博的喻叶自身家庭牵扯巨大的违法案件,其家庭成员吴小傑因涉嫌招摇撞骗罪被警方依法带走。根据工商资料显示吴小傑与喻叶成婚后成立的国民传奇与江西创盟两家皮包公司,所以犯罪嫌疑人吴小傑拥有部分上述皮包公司股份是不争的事实。可以严格按照法律描述上述两个皮包公司是涉嫌“招摇撞骗罪”的问题企业。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七十九条的规定,“招摇撞骗罪”是指为谋取非法利益,假冒国家机关工作人员的身份或职称,进行*子本色。

三年三变后的喻叶俨然已经树立了自身游戏圈“口水战神”,“女吕布”的形象。自以为自己是人人倾慕的游戏圈女神,甚至自认为花千骨。实则大家都是抱着没必要惹疯狗,绕着疯狗走的心态避之唯恐不及。游戏是以产品立身的行业,不是以口水论英雄的行业。精心耕耘产品才是正道,没有人在游戏行业是靠一味地攒局和喷口水立身。望广大同行业企业同仁提高警惕、明察秋毫、免遭国民传奇、传奇创盟两个涉嫌违法的团伙毒手。

 

 

 

免责声明:本文转载上述内容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不代表本网的观点和立场,故本网对其真实性不负责,也不构成任何其他建议;本网站图片,文字之类版权申明,因为网站可以由注册用户自行上传图片或文字,本网站无法鉴别所上传图片或文字的知识版权,如果侵犯,请及时邮箱23129944@qq.com通知我们,本网站将在第一时间及时删除。